我们真的可以改变地球吗?人类世,或许正在到来

发布时间:2024年02月01日

我们生活在一个被人类改造的地球上。从气候变化到物种灭绝,从土地利用到水资源管理,从化石燃料到塑料污染,人类的活动已经对地球系统产生了深刻且持久的影响。这些影响是否足以构成一个新的地质时代呢?这就是“人类世”(Anthropocene)这个概念所要探讨的问题。

什么是“人类世”

2000年,“人类世”这一概念最先由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荷兰大气化学家保罗·克鲁岑(Paul Crutzen)提出。他认为,全球环境受到快速增长的人口和经济发展的影响,地球已经结束了持续1.17万年的地质时代“全新世”(Holocene),人类活动给地球带来的变化足以开辟一个新的地质时代。

“人类世”至今没有确切的开始时间,有些学者认为可以从18世纪末开始计算,因为自1782年詹姆斯·瓦特(James Watt)改良蒸汽机以来,人类活动对气候及生态系统造成了全球性的影响。一些学者则认为“人类世”开始于更早的时期,如人类农耕文明发展的初始时期。

“人类世”最显著的特征是出现了一些过去40万年都没有过的现象,诸如大气中二氧化碳和甲烷的全球性增高,以及土壤侵蚀、水资源消耗、温室气体排放、物种灭绝、臭氧层空洞等。这些现象表明人类已经成为一种地质力量,影响着地球系统的演化。

“人类世”与其他地质年代的区别在于,它主要是由人类活动而非自然力量引起的。同时它与其他地质年代也有联系,它是从“全新世”中分化出来的,与“更新世”相同,都是显生宙新生代第四纪的一部分。人类世、全新世、更新世共同见证了生物多样性和气候变化的历史。

“人类世”的研究进展

“人类世”现今仅用以描述地球最近的地质年代,仍是一个尚未被正式认可的地质概念。要想让“人类世”成为一个正式的地质年代,需要满足国际地层学会(ICS)的标准和程序。其中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个能够具体确定“人类世”的地质标记或“金钉子”,即全球界线层型剖面和点位(GSSP),以此来表示地质年代的边界。这个标记必须具有全球性、持久性、清晰性和独特性的特点,能够在地层记录中反映出人类活动对地球系统的改变。

2009年,在国际地层学会下属的第四纪地层学小组委员会中,34名来自不同学科和国家的专家组成了一个“人类世工作组”(AWG),专门负责考察和界定“人类世”。该工作组已经进行了多次投票,以确定“人类世”的定义、起始时间及候选标记。

2019年5月,该工作组进行了一次重要投票,其中29名成员赞成将“人类世”作为一个新的地质年代,并将其起始时间定为20世纪中期,即1950年左右。这个时间点被认为是人类活动对地球产生巨大且持续影响的转折点,例如核能时代的开始、人口膨胀、工业化、化石燃料消耗、温室气体排放等。这些活动在地层记录中留下了放射性核素、塑料微粒、合成化合物等明显的印记。

然而,这个投票结果并不意味着“人类世”的正式确定。“人类世”这一概念想要正式启用,还需要经过国际地层学会其他几个小组委员会和执行委员会的审议和审批。此外,这个投票结果也并不代表所有专家的共识,仍然存在一些争议和质疑。

一方面,有些专家认为,“人类世”的概念缺乏科学依据和客观标准,更多是基于政治、社会或道德上的考量。他们认为,“人类世”是一个过于简单化和模糊化的概念,忽略了自然变化和区域差异的影响,也忽略了人类活动在历史不同阶段和不同程度的影响。这些专家认为“人类世”是一个不必要且不合适的命名。

另一方面,有些专家认为,“人类世”的概念还不够成熟和完善,需要更多的证据和研究来支持并补充。他们认为,“人类世”的起始时间、地质标记及地理分布等问题还没有得到明确一致的答案,还需要更多的地层记录和分析来加以确定验证。他们认为,“人类世”的命名应该遵循国际地层学会的规范程序,不能仓促随意。

目前,“人类世工作组”正在寻找合适的“金钉子”位置,即能够代表“人类世”开始的全球性、持久性、清晰性和独特性的地质标记。这个位置可能是一个湖泊、河流、冰川或海洋的沉积物剖面,也可能是一个钻孔。

“人类世”的概念不仅是一个地质学的问题,也是一个涉及人类社会、文化、伦理及责任的问题。它反映了人类活动对地球系统的影响和改变,也提出了人类如何应对和适应这些变化的挑战和机遇。它需要我们重新思考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以及我们对未来地球的愿景和行动。

“人类世”的意义和启示

“人类世”是一个反映人类活动对地球产生深刻影响的概念,它意味着人类已经成为地球系统的主要驱动力,对地球的气候、生物、地质等各个方面都产生了显著的影响。这种影响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

人类必须正视自己对地球系统的影响,认识到自己与自然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不能割裂和对立。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我们必须坚持可持续发展理念,平衡经济、社会、环境三大要素,实现绿色、低碳、循环、创新的发展目标。为了达到这一目标,应该做到以下几点:

首先,加强国际合作,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我们应该积极参与多边环境治理机制,落实《巴黎协定》《生物多样性公约》等国际条约和协议,推动全球气候治理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取得实质性进展。加强南南合作和发展援助,帮助发展中国家提高环境治理能力和水平。

其次,推进绿色转型,构建低碳循环发展体系。我们应该加快能源结构调整和清洁能源发展,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推广节能、节水、节材技术和产品,提高资源利用率和循环利用率。发展绿色金融和绿色产业,促进绿色消费和绿色生活方式。

其三,加大生态保护和修复力度,建设美丽宜居家园。我们应该坚持“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统治理,打造天蓝、地绿、水清的生态画卷。加强自然保护区建设和管理,保护珍稀濒危物种和重要生态系统。进行植树造林,增加森林覆盖率和碳汇能力。

“人类世”的概念因人类对地球的改造而提出,我们应当通过共同的努力使这种改变向着可持续发展的方向进行,而不是充斥着消极的影响。保护环境,关爱地球,“人类世”将成为适合人类生存的地球新时代。

作者:高堋(中国地质调查局油气资源调查中心)